得意在线

餐饮店的艰难

实习编辑 2022年12月06日 业界 102 0

2022年已接近尾声,对餐饮行业而言,这是尤为艰难的一年。上海、北京、成都、广州、重庆、郑州、西安、贵阳等全国核心城市,几乎都遭遇疫情反复。消费力不足、堂食开开停停,各地餐饮生意举步维艰。

前几日采访了北京、石家庄、郑州、西安、广州等地的一批餐饮老板(延伸阅读:寒冬中的餐饮老板:只剩半条命的时候,又遭了致命一击),他们中的很多人都表示,今年年底,餐饮业会爆发新一轮的关店潮,进入“至暗时刻”。

事实上,不用等到年底,恐怖的关店潮早已悄然来袭。企查查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截至2022年11月28日,餐饮相关企业共注销吊销495457家,仅仅上半年统计到的注销吊销数据就超过了2020年全年。

触目惊心的数据背后,是无数挣扎在生死存亡边缘的餐饮店。很多咬着牙熬过两年寒冬的门店,在疫情反复望不到头的今年,终究还是倒了下去。

餐饮店的艰难 业界 第1张

1、撤店、结业、退市新一轮“关店潮”

波及各大餐饮赛道。近日,“时萃咖啡十几家线下门店一夜全关”的消息引发热议。过去一路高歌猛进的时萃咖啡,曾创下2年融资5轮的佳绩,如今却也难逃闭店的命运,令人唏嘘不已。

而时萃咖啡的案例,也只是整个餐饮业面临的生存窘境的缩影。记者梳理了今年以来全国各地“阵亡”的餐厅名录,发现汹涌的闭店潮,正波及茶饮、咖啡、火锅、快餐小吃、烘焙、酒馆等各大餐饮赛道。

连锁品牌、餐饮集团等资金雄厚,尚且闭店连连,势单力薄的小品牌、小门店,倒下的更是不尽其数。以下,是今年以来有公开报道的各大餐饮赛道连锁品牌的闭店情况:

咖啡:

曾拿到近亿元融资的时萃咖啡,十几家线下门店一夜全关,如今仅剩一家门店。踩中国不少风口的FishEye鱼眼咖啡,最后一家门店于7月15日关闭,转战线上。来自韩国的A Twosome Place途尚咖啡,关闭了中国地区最后3家门店。

百胜中国旗下的咖啡品牌COFFii&JOY,终止在中国市场的运营。菲律宾餐饮集团快乐蜂宣布,结束其在中国的唐恩都乐咖啡业务,由于经营战略的调整,在北京经营着7家咖啡餐厅也都已终止运营。

茶饮:

乐乐茶关闭在广州的最后一家门店,全面退出华南市场。周杰伦MV带火的麦吉machi machi,目前在国内仅剩一家直营店,其在日本的6家门店也在今年上半年全部关闭。

喜茶深圳全球首家手作店关闭;旗下子品牌喜小茶,也关闭了最后一家门店。CoCo都可、快乐柠檬、伏小桃等茶饮品牌,季内均有数家门店关闭。

火锅:

继2021年关闭近300家门店后,今年1月1日到5月中旬,海底捞再闭店68家。2021年上半年门店数曾突破800+的贤合庄火锅,今年以来关店加速,截至2022年11月28日,全国门店数仅余400家左右。

风靡一时的电台巷火锅关闭了在上海的直营店以及曾创下日排3000桌的旗舰店,在广州、深圳的门店目前也均已关闭。

烘焙:

今年年初,22年老品牌宜芝多宣布旗下所有直营门店均已停止营业。台湾连锁烘焙品牌“85度C”全面退出武汉市场。“烘焙第一股”克莉丝汀,连续9年亏损,门店总数从2013年的1052家萎缩至目前240余家。

成立24年的南宁本土烘焙品牌蒂丽雪斯资金链断裂,持续闭店,陷入倒闭风波。

网红烘焙店牛角村今年以来陆续关店,总部公司被市场监管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其董事长康健所持有的股权被冻结,旗下多家分、子公司已出现简易注销、经营异常等问题。

虎头局渣打饼行关闭成都、重庆所有门店,退出部分区域市场。

快餐小吃:

门店数曾一度达到800+的味千拉面,其2022年半年报显示,品牌门店数量缩减至669家,仅仅半年便关店68家。网红炸鸡品牌Popeyes除上海首店外,其余门店均为“暂停营业”状态。

进入中国12年之久的美式汉堡品牌“卡乐星”,关闭上海所有门店。吉野家旗下品牌花丸乌冬面,宣布全面退出中国市场。日料快餐品牌丸龟制面,近期宣布全面关闭内地门店。

酒馆:

2022年上半,海伦司优化调整了百余家酒馆,关停了69家小酒馆;6月底至8月中旬,又陆续关闭了25家门店。

2、大环境一年不如一年,能透支的都透支完了

2020年至今,受大环境影响,餐饮业几乎每年都会出现或大或小的关店潮。而今年这一波集中关店,则呈现三个非常明显的特点:

一是闭店数量多。2022年上半年,餐饮相关企业共注销吊销37.3万家,仅半年的注销数量就超过了2020全年。眼下疫情反复,大批门店更是很可能撑不过年关,基于此,到年底的餐企注销数据毫无疑问会更加触目惊心。

二是波及范围广。茶饮、咖啡、火锅、快餐小吃、烘焙等,不管是大热门的赛道,还是大刚需的赛道,都有不同程度的闭店。在这当中,茶饮、快餐小吃、火锅的闭店情况尤为严重。

三是众多知名品牌牵扯其中。包括海底捞、海伦司、贤合庄、时萃咖啡、乐乐茶等一批行业知名品牌都传出闭店消息,影响较大。进一步深入分析,这一波关店潮爆发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首先,大环境一年不如一年,能透支的都透支完了。

2020年、2021年的寒潮早已经让大部分餐企“伤筋动骨”,挺到2022年的已属不易,很多企业老板卖房、卖车、借贷,基本都是负债硬撑着,期望今年市场能有所好转。

结果今年以来,各地疫情仍持续反复,消费力也明显下降,市场回升大不如预期。至此,大批中小企业终于不堪重负,含泪出局。

正如比格比萨创始人赵志强所说,熬了两年只剩半条命的时候,今年的寒意对很多人来说就是最后的致命一击。

“2020年的时候,大家都有一些积蓄,也就克服过来了;2021年,很多人的积蓄见底了,开始负债,硬撑着;到了今年,很多公司已经把能透支的都透支完了,一丁点的融资渠道都没了。”

其次,食材、房租、人工等各项成本居高不下,经营压力“剧增”。

今年以来,国内物价先后在7月份和10月底发生两次大的涨价,导致餐饮企业在产品原材料上的支出比重增加,压力倍增。

房租和人工就更不用说了,二者向来只增不减,大环境下行的2022年也是如此。疫情反复,门店开开关关,不管是开门还是关门,房租和员工工资都得照给。

有餐饮老板向记者大吐苦水,今年以来门店收入微薄,他已经无力承担高额的租金、工资等支出,关店虽然也要面临装修、设备等损耗,但可以尽早抽身止损,提前转让或结束租约。

他无奈地表示,当初开店花了3个月,关店却只用了3天。

专栏作者王冬明表示,疫情对餐饮最大的考验就在于,这是一场持久的“资金消耗拉锯战”。对于支出和收入长时间不成正比的餐企来说,阵亡离场几乎是不可更改的宿命。

最后,不可否认,一些餐企关店也和自身竞争力不足有关。

成都豪虾传创始人蒋毅认为,疫情是这次闭店潮发生的外在因素,但却不是主要因素,真正的主因是,多数餐饮企业并没有从根源上解决企业自身的经营问题,缺乏市场竞争力。

确实,我们看到,不管是2020年、2021年,还是今年,市场上都有逆势增长的企业,从这点来看,闭店确实可以解读为自身的实力仍然不够强大。

3、餐饮人的首要目标是:争取活下去,争取明年不破产

正如蒋毅所说,疫情爆发这几年来,餐饮行业并不是受损最严重的行业,但餐饮行业的特殊性(民生行业),决定了它的波及面非常大。

“在疫情的影响下,很多人已经彻底退出了餐饮行业,还有很多人正走在退出的路上,看到满大街的铺面转让告示,这种行业性的悲观,让人十分难受。”

蒋毅直言,眼下的环境,宣告着2022年的餐饮业已经跌入冰窖,因为每年的十月到十二月下旬,是餐饮的淡季,即便是没有疫情,这也是餐饮生意一年之中最萎靡的阶段。

因此,现在虽然距离2023年元旦还有一个多月,但餐饮行业的行情,其实已经彻底结束了。

“很多企业都放弃了团建活动,甚至,很多餐厅已经放弃了继续坚持下去的理由和希望,这段时间成都市场上出现了大量转让的铺面,其中很多甚至都不要转让费。”

西安某知名快餐连锁品牌的高管也告诉记者,西安主街道长安路两边,贴着转让出租的餐饮门面已经有20%左右。

看着这样汹涌的闭店潮,不少业内人士都认为,2023年,餐饮行业的形势仍然不会太乐观,“行业全面复苏是个长期且缓慢的过程,市场消费活跃度亦然,未来注定会是一场持久战。”

而当下,对餐饮人而言,首要目标是:争取活下去,争取不破产。寒冬很长,希望在这次疫情之后,你我都是“剩者”,一起迎接终将到来的春天。

来源:卢松松博客 QQ/微信:13340454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地址:https://lusongsong.com/info/post/16657.html




评论关闭

分享到:

某公司卖域名做黑产犯罪29人被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