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意在线

抖音电商寻找同行者:那些闪亮的普通人

杰哥编辑 2022年02月23日 电商 170 0

中国14亿人,最大基数的是“普通人”。今天的故事主角就是四位普通人,他们是农民、宝妈、盲人和守护没落传统文化的手艺人。大多数时候,面临的都是琐碎、具体和重复的考验,但在每个关口,他们都勇于改变,走出舒适区,突破了自己,点亮了身上的星光。

川妹子回村创业,带村民致富

32岁的吴秋月是一个普通农民,也是拥有1000多万粉丝的抖音电商创业者。

吴秋月出生在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白节镇竹海村,关于家乡,她最深的印象是:美。村子里有大片的竹林,茂密的竹林连成一片绿海。而第二印象就是:穷。连绵不断的山包围着村庄,从家里出发走五分钟,就是一座悬崖。在她幼年的记忆中,为了生活,大人们只能不断劳作。种玉米、红薯、水稻。稻谷拿来吃,玉米、红薯喂猪,一年的收入就是年末卖的两头猪的钱。

21岁时,吴秋月结婚了,老公是她的同乡。大女儿九个多月大时,他们把孩子放在家里,出去打工。

吴秋月好强,过日子不想过到人后。在外打拼几年后,她和老公看好电商经济的发展,决定回老家县城创业。他们先是开了一家网店分销女鞋,后来又改卖四川特色小吃兔头、猪脑花。但危机很快降临了,2018年,非洲猪瘟导致猪产品全部下架,吴秋月的网店被迫关门,亏了40多万。

“天文数字啊”,吴秋月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

2019年年末,妈妈把吴秋月从市里叫了回来,“在城里喝口水,都要钱”。这次回家,让吴秋月的人生又变了一个轨道。

疫情开始后,在老家闲着没事,吴秋月开始拍抖音。她想起小时候吃的自制豆花,就让爸爸把老家闲置多年的石磨清理出来,第一条视频就是装石磨的全过程。

更新了三十几条视频后,一条磨豆花的视频火了,账号@川香秋月 几小时内涨了50多万粉。热气腾腾的川味美食让屏幕那头的网友垂涎不已,越来越多人留言询问:“有没有家乡特产?想买点尝尝。”

2020年6月,吴秋月开始做抖音电商,卖当地的萝卜干,没想到第一场直播就卖了1万多单,一家人干了三四天,才把所有的包裹打包完。在秋月的带动下,原先不景气的高山萝卜干市场一下被激活了,因疫情濒临倒闭的厂子起死回生,还扩建一个分厂,带动当地100多号人就业。这次经历让吴秋月体会到了一种巨大的价值感, 她的目标从让一家人过上好日子变成了让一个村子里的人都过上好日子。


抖音电商寻找同行者:那些闪亮的普通人 电商 第1张


现在,他们和理塘100多户农户合作,扩种了1万多亩高山萝卜。他们给农户种子,教他们种植,收成后,按市场价全部买走。以往这里一年一亩地收入在一千块钱左右,现在翻了五倍。

去年,重庆有近50吨红糖滞销,农民都不再愿意种植甘蔗了,当地政府无奈之下找到吴秋月帮忙。吴秋月考察之后,发现红糖质量不错,用40多天的时间,在抖音电商把50吨红糖全卖了出去。吴秋月对乡亲们说,以后尽管放心种甘蔗,他们会以高于市场价两毛钱的价格收购。

做了一年多的抖音电商,吴秋月不仅还掉了以前网店亏损的40多万,全家人的生活也得到很大改善。而和吴秋月合作的萝卜干厂已经发展成拥有固定工人250多位的大厂,忙不过来时,还要请几十个临时工帮忙。秋月的网店也有二十多位员工负责打包和客服。

以前,大家都在外地打工,照顾不到孩子,现在下了班,就能买菜回家给孩子做饭。“孩子也陪了,钱也赚了,攒得钱也比以前多一点。”吴秋月说,“一个人的力量还是有限,我们的文化水平也有限,希望以后有更多的敢干敢拼的年轻人回来,让家乡特产在抖音电商焕发生机,让农村越来越好。”

盲人小伙自学吉他成网红

杨蒙蒙的改变从一把吉他开始。

2018年的一个深夜,正在江苏昆山打工的杨蒙蒙遭遇了一场严重车祸。

他的背部、胸椎、右手手腕、面部粉碎性骨折,双眼眼球被撞裂,肺部积水。治疗结束后,杨蒙蒙失明了。

杨蒙蒙和妻子马纪霞都是普通的打工者,出车祸前,杨蒙蒙做地砖美缝,马纪霞在商场里卖家具。在此之前,杨蒙蒙还做过家具安装的工作。他个子不高,体型很瘦。每天开着小货车送家具,经常一个人把1米8的床垫从一楼扛到五六楼。“硬扛,消耗自己的身体来挣钱,都是辛苦钱。”马纪霞说。

凭借多年努力,夫妻两个在老家商丘建了新房,还贷款买了车。出车祸前,账刚还清。

突然陷入黑暗让杨蒙蒙手足无措。出院后,他整天躺在床上,上厕所都是马纪霞陪着去。他的脾气也变得古怪,经常莫名发火。直到有一天,杨蒙蒙摸到妻子的手,发现比以前粗糙了很多。他意识到自己不能再颓废下去,开始摸索着学习洗碗、做饭、洗衣服,尽力为妻子分担。

车祸近一年后,在马纪霞的鼓励下,曾经爱唱歌的杨蒙蒙拿起吉他,学着弹唱。他从简单的儿歌《小星星》《生日快乐》学起,先是由妻子给他读谱,后来通过读屏功能,在抖音上跟着视频自学和弦转换。

音乐给了他安慰和勇气,让他逐渐振作起来。家里恢复了往日的欢声笑语,马纪霞也重新拍起了从前爱玩的抖音,把账号改名为@我是你的眼??陪你看世界,记录一家人劫后余生的日子。两人的经历在抖音上引发很多关注,在网友的建议下,杨蒙蒙做起了直播带货,找到了失明后的第一份工作。杨蒙蒙表示,其实之前也考虑过很多工作:摆小摊,不现实;盲人按摩,因为胳膊受过伤,无法使力。“但是带货这个事情,在家就能做,抖音还有读屏功能,看不见一点都不影响。”


抖音电商寻找同行者:那些闪亮的普通人 电商 第2张


去年初,他用直播挣的钱给妻子买了一部手机。拆开包装后,他把手机郑重地塞到妻子手里,说:“好久没有给你买过东西了。三年来挣的第一笔钱,感觉自己又有用了。”他笑得很灿烂,马纪霞却哭了。马纪霞知道,对丈夫而言,这笔钱不仅是经济来源,更是尊严。

65岁“非遗”传承人的网络试水

梭子在经纬交错的线上游荡,朱立群戴着眼镜,踩动踏板,一会儿,一匹载满花纹的布料在镜头前徐徐展开。一位头像是小丸子的网友在下方评论:朱伯伯,能不能拜师?

朱立群在抖音上被称为“朱伯伯”,他是吴罗织造技艺非遗传承人。今年65岁的他不甘看着传统文化日渐没落,无人问津,于是把织布机搬进直播间,开通了抖音账号@朱伯伯的苏罗,成为一名电商创业者。他在抖音直播间里织罗,讲解罗的种类、花纹、制式,科普织罗技艺,和年轻人打成一片。


抖音电商寻找同行者:那些闪亮的普通人 电商 第3张


“罗是14种丝绸分类中的一种,‘绫罗绸缎’是按照不同的组织结构进行区分的。其它的丝织品经线都是直的,但罗的特点就是经线相互交缠。”朱立群解释,罗的亲肤度高、透气性好,纹路漂亮,自古就是王公贵族才能有资格使用的面料。因为织造技术复杂、价格高昂,市场小,长久以来,一直面临着技艺失传的困境。

朱立群大半辈子都在和罗打交道。从小跟着外婆长大,看到外婆用手摇的织布机纺纱,他也要上去摆弄一番。1976年,19岁的朱立群被分配到苏州吴县丝织厂工作,第一次接触到罗,他就对这种复杂的织造技艺产生了兴趣。1995年年底,国企改制,朱立群下岗。他在苏州一个村子里搞了三四台机器,找了三四个工人,开了自己的苏罗织造厂。

很长一段时间,因为国内没有需求,朱立群工厂80%以上的订单都是出口国外。但由于疫情的打击,近两年,海外出口量锐减。朱立群的工厂员工一度从150多人减少到五六十人。

穷则思变。近些年,朱立群经常在街上看到穿汉服、旗袍的年轻人,抖音上古风服饰相关的短视频更是比比皆是。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在抖音电商上架了苏罗面料,没想到大受欢迎。

今年6月,在粉丝的呼吁下,朱立群开始做成衣和配饰。现在在他的橱窗里,有低至59元的苏罗发圈,也有高至5000多元的旗袍,已售出的商品有上千件,“散客市场潜力巨大”。本以为国内销量能占到总销量的三成就不得了了,没想到现在占到七八成,和原先出口的比例颠倒了过来。电商让朱立群看到了苏罗的未来。

看到很多年轻人在他的科普视频下留言,大赞“惊艳”,表达对苏罗技艺的喜爱,朱立群感到非常欣慰。他感慨,织了一辈子罗,终于看到“墙内开花墙内香”了。毕竟无论什么手艺,大众的需求,才是支撑它传下去的根本动力。“看到更多人把非遗穿在身上,对苏罗这门小众技艺,我就更有信心了。”朱立群说。

清华妈妈辞高薪工作,成卖书人

“阅读除了能让小朋友在学龄前养成好的阅读习惯,也是亲子之间沟通的桥梁。”直播间里,马兰花正和在线的几千位家长分享着自己的教育理念。她原本是一家股权投资公司的投资经理,本科及硕士均毕业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现在,她的身份是“卖书人”。


抖音电商寻找同行者:那些闪亮的普通人 电商 第4张


2020年疫情期间,居家办公的马兰花注册了抖音号@清华妈妈马兰花,随手发了些带孩子的日常,没想到一个多月就累积了100多万粉丝。许多家长说欣赏她的育儿方式,并在评论区求同款育儿绘本。2021年2月,马兰花辞去金融行业的工作,专职在抖音电商做图书带货。“以前的工作对我来说纯粹是一个工作,现在的工作可以把我的兴趣、生活和工作很好地融合到一起。”

1月27日,接受采访时,马兰花刚结束一天的直播。她的直播时间和宝爸宝妈的作息时间一致。早上八点孩子上学后开始直播,下午场四点多结束,直播间的宝爸宝妈陆续离开,马兰花也动身去接孩子。

马兰花的儿子4岁,女儿2岁7个月。孩子很小时,马兰花就注意培养他们的阅读习惯,家里很少开电视。关于阅读习惯,马兰花有切肤之痛。因为小时候没有养成读书的爱好,语文一直是她上学时的短板。她高考语文分数就不高,现在还常开玩笑:“我要是当年语文多考几分,我就是状元了。”

当然,阅读不仅仅是为了高考多考几分。在马兰花的观察中,从小形成良好的阅读习惯,的确可以提升孩子的语言、认知和理解水平。马兰花记得儿子两岁时,她带他在楼下玩,儿子有个小车掉进草丛里了。儿子奶声奶气对她说:“我的车掉进茂密的草丛里去了。”马兰花当时听到非常惊喜,她没想到“茂密”这个词会从一个刚两岁小朋友嘴里出来。还有一次,两岁的女儿向她告状说:“爸爸好吝啬,不给我冰淇淋吃。”

相较于生活在大城市的家长,马兰花感受到小地方的家长更容易焦虑,“不想让自己孩子和别人有差距”。这让她想起从小城考到北京的自己。初入清华园时,马兰花时时感受到自己和大城市同学之间眼界的不同,体会到因信息不对称带来的落差,她选择用努力读书来抹平这种差距。如今,马兰花看到了屏幕背后和自己有着相似背景的千万家庭,她选择用抖音电商传递书本,让更多孩子爱上阅读,看到更广阔的世界。

马兰花挑书有自己的一套标准:“我作为一个妈妈,我愿不愿意把这本书带回家,给自己的孩子看?如果我都不愿意,我是不可能拿到我直播间的。” 在马兰花的直播间里,90%的书都是两个孩子看过的。儿子和女儿也是她选书的把关人,孩子的观点有时跟成年人并不一致。有的书在大人眼里,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但孩子们却很喜欢。

马兰花自己曾经走过一条“用知识改变命运”的路,通过抖音电商的桥梁,她选择成为这条路上的一名引路者,将自己和更多家长、孩子连接起来,用知识开阔孩子们的眼界和未来。

他们的故事告诉我们,没有任何一个人生来就该走哪一条路。有人出发了很久,却在蓦然回首处找到了新的方向;有人会跌倒,但也能站起来继续前行。点点星光可以让普通人变得闪亮,也能照亮身边及更远的人。他们都是抖音电商要寻找的同行者。


抖音电商寻找同行者:那些闪亮的普通人 电商 第5张


评论关闭

分享到:

腾讯真的做不好电商吗?